抱紧约约毛茸茸的大尾巴

约厨 鱼厨 叶吹 兴吹 雷吹 瑞吹
王者/全职/凹凸/渣反/兄坑/镇魂/底特律/开封/HP/工作细胞
吃的cp比较杂
……
唯一一个,鼠猫不逆不拆
脑洞很多,奈何文笔不够,画技不佳
请多指教

快要痊愈的伤口被揭开很疼

今天晚上被数学作业逼疯了
作业请不要放过我

发现了点心大大真诚的眼神

感觉关注的无论哪个圈的太太都在吃镇魂
镇魂女孩吃粮吃到饱_(:з」∠)_

男友粉的自制表情包,收图随意
在我考进全校前一百名后,我要买板子!画老叶!

【铠约】二十九岁


*短,一发完,ooc预警,小学生文笔,极少量猴露
*无头无尾,算是给自己和好姬友的生贺,我爱清明节
*铠哥视角
*第一次写,欢迎提建议
前排 @温缓 

(1)
        难得的一个假期,学校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,我发着呆,看着雨把一切慢慢笼罩。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雨淅淅沥沥,我模糊看着他拿着书包放在头上,透过一层层雨雾,离我面前的被雨打湿的玻璃越来越近,耳朵一抖一抖的,不知道尾巴有没有被沾湿,那样会着凉吧。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站住,敲敲玻璃,挥着冻红的手,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一张一合,最后对我歪头露出一个微笑,随后进来拿着身边的伞,拽着我走了出去,一路上我听着他温润的声音萦绕在我耳旁,只能不断的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伞是把单人伞,雨夹着冰碴在雨伞上奏响着我心跳似的节奏,混着身边人说话时的微微喘息,在空中化作一团雾气,依旧没有听清他在讲些什么,却把手放在了抖动着的耳朵上,摸着略硬的耳廓,毛茸茸的手感不错,明明清明的天气这么冷,手心的温度却是要融化。他突然僵了一下,微微侧过头来看我,鼻尖和脸上晕出一抹红,耳朵配合的微微下压,应该是冻的脸红了吧,我也当作没有他因为轻笑而呼出的热气。
        走着,低头对他说了几句话,二人淋雨的半边身子躲进伞里,我搂着他的肩,忽略那个在发梢留下的轻吻。

【All the puzzle piece I've been missing.】
【你的每一点都如此我都如此迷恋】

(2)
        “铠子!起床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脑子昏昏沉沉的,像微醉的失眠者。大早上被室友略聒噪的声音吵醒可真不算一件好事。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绝不会接你电话,还有叫铠哥知道吗!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铠子铠子铠子!”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行吧,紫霞,过来!跟你说件事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别,铠哥我错了。你不要你可爱的小舅子了吗?!”
        [这孩子,或许能炒着吃……]脑子里突然突然想起守约总用的表情包,笑意不知道何时爬上嘴角。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说正事,守约发烧了,他弟说让你给请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没等猴子说完,我挂了电话,草草穿上外套跑向守约的寝室,心脏像被紧紧抓住,第一次这么急切觉得一定要找到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抬头,缓缓地敲门,生怕吵醒了里面的人,随后一头长着张扬红发的小脑袋,从门缝里钻出来,看着我,耳朵立了起来,冲我呲了下牙,然后不情不愿地打开门。
        一眼看见被子里露出的一对儿米色狼耳,似是听到声音,他露出头来,脸有点红,眼睛半眯着,看见我硬生生扯出一个笑,我上前摸摸他的额头,他的手向我伸来,适时握住,灼的人难受。
        又来了,令人窒息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“阿铠,抱歉啊,帮我跟木兰姐请个假吧。”守约用略沙哑的声音对着我轻轻说出。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愿意,还有什么需求吗?”我真是恨死了自己的不善言辞,不能说出任何安慰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谢谢阿铠了,没有什么别的事了。还有玄策,不是和同学有约吗?先去玩吧,不用管哥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啊,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,丑铠如果欺负你也一定要告诉我,我帮你揍他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——,知道了。”他说着话,突然弯起了眼,连声音都带着笑意,红色的眸子里装着万千星辰。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早上怎么离开守约寝室的,隐约那只红毛的小狼崽子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,那片星辰刻在了心里。
        一天的打工结束了,和木兰姐说了守约请假的事,让我带去了一两句问候。我却忘记了木兰姐说的什么,一天里脑子只循环了四个字——“百里守约”。
        晚上扑在床上,对自己说:
        “铠,你完了。”

【Baby,you light my world like nobody else.】
【没人能像你这样照亮了我的世界】

(3)
        理所应当,保持着奇妙的平衡,直到毕业也无人打破,除了偶尔的同学聚会,几乎没再见过他。紫霞和玄策是同学,也只是在这时,能听到关于些守约的消息。刚毕业的学生们,忙着找工作,那份悸动,似乎也渐渐消失。

【My youth is yours.】
【我的青春热血唯属于你】

(4)
        再见面,是一次洽谈合作时,我已经奔三了。他得心应手的和年纪大他许多的老总们谈话,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,原本有些圆润的线条,变的像雕刻般,周围一切都因为他而黯淡,当然无法忽视他身边几道爱慕的目光——不止异性。
        他喝了些酒,有些微醺,红色的眼睛一如既往的闪烁着光芒。他好像看到我了,对着我露出一个微笑,像极了多年前的清明时,那个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我无法否认对守约所产生的任何心理和情感,一点都不能,这些从未消散过。
        他那边好像是结束了,他起身走了出去。我无法控制的跟着他走了出去,身边其他女伴的挽留,我只得浪费了些时间,保持我的绅士形象,神知道我有多想跑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守约!等等!”他正要上车时,我出声叫住了他。
        “阿——铠先生,有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好久不见。还有……你还是叫我阿铠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阿铠,那我走了?改天联系吧。”依旧温润的声音,却带着些疏离。
        [F**K!改日再聊?我还要再过多少年才能遇见你!]
        外界所说的高冷、冷酷什么的,在守约这里全然不存在过,我拉起他,往外跑,手握的很紧,怕他再次消失,杳无音讯。
        一路狂奔,不知到了哪个角落,他刚想叫我名字,我亲了他,蜻蜓点水班的轻吻。他愣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时推开了我,我强硬地扣住他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搂住他,先是描绘他姣好的唇形,然后往里探索,几乎没有阻挡地打开牙关,与守约的舌尖***(我真的没词了),一吻过后。守约鼻尖和脸仍然是泛着红,盛着一汪泉水的红眸盯着我。
        “守约,百里守约,你愿意……和我交往吗?我知道这很唐突,但是——但是——我爱了你十一年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似是有些动容,尾巴在身后不安的甩来甩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阿铠,我们都不年轻了,你应该找个人,找个女人,好好待她,娶妻生子,过好后半生,而不是因为同性恋收到异样的眼光,那个人也绝不会是我。”他的声音很坚定,我却听出了颤抖。

【I'm in love with the shape of you.】
【我深陷在以你名状的爱里】

(5)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了人,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过了几个月,每天的聊天和早晚安,是最大的进步。
        在公司工作到很晚,回到家里,登上*信,正想与守约互道一声晚安,却收到满屏的生日快乐,不多的几个同学和熟人开着玩笑。
        嗯——7.18,原来今天已经三十岁了啊,也算是大叔了,脑中浮现的是守约的生日,8.8啊,也没有几天了。
        TBC
感觉铠哥是个闷//骚,后续会有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完,会有番外车
最后祝我和老鱼 @温缓 生日快乐吖

本来是想截铠子的小辫子
没截好就成了这样
性感铠子在线热舞

今天看看……
能不能苟出来
手绘!
依旧不打tag

蹲点买的子休
超好看的
今年最大的一次氪金
这个蓝色的眼睛!!!